PARIS PARIS小说讲的是什么 J-J 笔下李公子和Willam和Francis和Nancy和Rouky又有哪些爱恨情仇?

时间:2020-03-21 11:09 /耽美古言 / 编辑:孙膑
主人公叫李公子,Willam,Francis,Nancy,Rouky的书名叫《PARIS PARIS》,本小说的作者是J-J 所编写的耽美古言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PARIS PARIS 作者:J-J 既然说喜欢我

PARIS PARIS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PARIS PARIS》在线阅读

《PARIS PARIS》第1节

PARIS PARIS

作者:J-J

既然说喜欢我的清水文,我就继续.这是我重新写的,大家就不要看溺的1-5了,之后的6-7我会重新改名,各位帮忙想一想(其实从我这文的题目就可以知道我是一懒人,因为喜欢 NewYork,NewYork 这歌,我就把文名为PARIS PARIS...不要打我...)

一.

我学的是市场营销,为了学以致用,和几个温州老板一起开了个免税店.其实能认识他们,还多亏了李公子.

李公子是厦门人,80年的,第一次见面,虽然他大言不惭:"在厦门有谁不认识我李公子?"但给人感觉不坏,没什么心眼.他比我还早来半年,正用英文上一个私立的一年级 -- 一直到他去年被遣返,他一直上这个学校的一年级.

我上的是法语,和他不是一个学校,但平时也有来往,让我觉得他强的是一次,他泡了一个MM,上完床就把人家甩了,那女生气愤之余打了他一巴掌,他伸过另一边脸说:"你再打..."

--以他高中没念完的大脑不可能知道圣经,我开始把他当上帝转世.

李公子的女人缘一直不错, 毕竟1米89,家里有别墅跑车,私底下还不知有多少,证据是远华案沸沸扬扬时他母亲跑来法国躲了3个月.

一天,他告诉我他真的喜欢上了一个女生,是上海人,学新闻的,据说是周洁?没红之前的女友.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找一个比自己大5岁的,他告诉我,"她人生经验比我丰富,和她一起,我就少走几年路."看到那个泡眼厚唇的女生时, 我又觉得李公子象活佛 --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也从李公子走路跌跌撞撞知道了"人生经验"是什么.

没多久,问题来了,他国内的女友也来了,我只看到一个女生远远的拿着行李,脸上笑笑的.

李公子每天两头跑,半个巴黎在关注最新消息:我听说一次他国内来的女友去找他,结果上海女生开的门,对刚嘿咻嘿咻完躺床上的李公子说:"有人找你!"李公子起身对来者大吼:"你来干嘛?回去!"那女生脸色不变还是笑咪咪的回去了!我听完大汗,隐隐预感到了最后的结局.

--不出所料,半年后,他和国内的女友复合了,上海女生被三振出局.

再后来,李公子开始和华玩在一起,开始穿豹纹的衬衣.说到这,华也是一强人,他父亲在领事馆工作,职位不小,共产主义的儿女们要俭朴,于是他上的是需要钱很少的公立,但从没在学校出现过.

他最后拿到了毕业证:毕业答辩时他刚从国内身旁赶回来,把月饼和花钱请人代写的论文往法国老师前一放,老师问:"你父亲还好吗?"等问题,10分钟就让他过了...一个与论文有关的问题也没问.

李公子一年换了4辆车,全是奔驰,从跑车,房车,吉普,到最新的吉普.凭这,他在华人圈响铛铛,也认识了不少人,但全是冲着他钱去的,介绍他买房买车,我提醒了几次,看到他乐在其中就罢了.后来开了店就更忙,白天还要上课,见面就更少.

偶尔见面看到他女友的脸总有伤,每次还都在不同位子,和李公子一起租了别墅的东说李公子经常打他女友,地板和墙震得咚咚响,还说:"不许哭,不许出声..." 那女生倒象什么事都没发生,和我们说笑,反而是我们很不好意思抬头看她的脸.因为李公子的女人缘,她从不上学,每天陪着他.我开始很不解一个人可以如此忍辱负重,后来听说她家里都下岗了,出国的钱都是李公子家付的,她跟了李公子5年,胎都打了4次.

李公子断断续续上了4年一年级后腻了,这时他身边的一个人介绍他去买假的长期居留,不用上学了,他花了5万欧元.也可以说他倒霉,一向迟钝的警察在一次他又在高速上飙车时把他拦了下来,看证件,然后直接把他送上法庭,送上回国的飞机.而他女友马上也跟了回去.

最近给李公子打了个电话, 听上去他很快乐,他在厦门开了一个酒吧,客源量不差,在电话里对女友也赞不绝口:"你知道吗,她来后我家把两佣人都辞了,她做饭不错,打扫也勤快..."

二.

李公子的故事讲完了,看看表,午休时间也快结束了,我闭上嘴开始对帐簿.几个导购小姐争取最后一点时间交换心得,叽叽喳喳,其实对于一心想嫁有钱人的他们,只要学好李公子女友的忍气吞声就好,更深的,他们不用去想.

刚开店时,他们以为我是职员,也就点头之交,到月底发提成,才知道我原来也是老板,开始一朵朵笑脸如花.

"J,老头过生日,让你一起过去."京走进来.

人不可冒相 -- 京是最好的例子,第一次见,他和我身旁的林他们打招呼,看到我,也很礼貌的点头示意.等他走后,我向林他们夸奖,认为他在这边总拿白眼瞟人的中国人里是少有的有礼貌,而且人白白净净,象个学生.

林笑了:"你知道他干什么的? -- 那些偷渡客要从德国坐车或徒步穿过森林,那些走不动或到了法国后家人没拿出剩下一半偷渡费用的,就会被挑断手筋脚筋扔在深山里..."林朝京的背影扬扬头:"他就是专门管这个的."

这几年因为和旅行社还有帮派打好了关系,我们的店成为旅行团游巴黎必到的几个地方,他也从一个小头目混成了老大身边的红人.

"贺钱我会让林他们一起带去,我就不去了,你们温州人同乡会我去了也听不懂."这话是骗人,我早就能听懂他们的话,但脸上总是无知状.于是很多人当着我的面大谈商业秘密,被抢了生意却不知怎么回事.

不想去是因为我只想在温州帮和潮州帮中保持中立.做生意的不和拿刀的对着干,帮洗钱可以,深交就免谈.

我想他也清楚,但也只是笑笑,把一包东西放下又和我聊些闲话就走了.

晚上我和杨他们几个在酒吧喝了不少,杨最近不太高兴,他那个捧在手心的小女友要和他分手,老实说,我不认为这是个明智之举.虽然杨很丑,但她也很难再找到一个为她付一切费用,买高档化妆品,为她跑遍整个巴黎买一条裙子的人.

杨还在喝,他当然不会哭,从一个打工的留学生混成旅游社的半个老板,他比谁都坚韧.

和他熟起来,还是一次大家开车回家:车上一个人不停向他拍马屁想分到几个旅游团,等到拍得从友情到想攀300年前是一家时,杨冷冷来一句:"我没有朋友,只有生意."

我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有点意外的看着杨,正和他反光镜里的目光撞上,相视而笑,知音啊!

两个大家口中没心没肺的冷血家伙成了好朋友,尽管他说的是正宗京片子,而我是台湾腔国语.平时我星期1至5上科,周末去店里,很少有空,但友情却维持下来,每个月都会见几面.-- 就算没有友情,我们还有互相利用的关系.

第二天开始是法国春假,我们结伴开车去德国,车上还有东和另一个男生.东最近成功抢到了带德国团的导游位子,杨带他去见德国总公司的老板,顺便熟悉路线.

另一个我从没见过,人很多话,看的出杨和东不是很喜欢他.东昨晚打电话时连连抱歉,说这是国内家里认识,叫来了多照顾,他没法推掉,就让他一起来,当做是免费旅行.

上车时那人看到我开车还戴皮手套,撇了撇嘴.我自我介绍说是学生,他一路不停说学校让他腻味,还问我:"你会讲法语,学了经济,将来还不是去公司帮别人赚钱?"他坦白来了半年一直没上学,就想赚钱,发现混黑道是条捷径,正愁怎么加入.

听到这,车上剩下的3个和黑道多少有些关系的人都笑了.

因为有重要的事,我们一路不停开到德国,我先把大衣内袋里的那一包钱送到老地方,等存进银行,这些钱就成了正当的营业收入.杨也有一包,我大概估计了一下,和我的差不多.

办完正事,我们明显轻松起来,杨提议去购物中心,其实是杨的女友要他带几个德国牌子的衣服.

他一家一家的逛,我买了几个首饰给 Elodie 和 Nancy ,然后去吸烟区找东他们,那个男生在看新款手机,整个人都趴在橱窗上了.

"我真替杨不值,"东摇摇头说,"就他那小蜜,还真当个宝,没傍上杨前,和这圈子每个人都睡过.只要你有钱.那叫个..."

我点了一支烟,似笑非笑的看着东,他更来劲了:"我也尝过,老实说,她那口技..."

看到那个小男生走过来,我打断了东:"人不会在每件事上都聪明."

接下来2天我们去早定好的度假村,白天打打高尔夫,晚上几个男人边喝酒边谈些带色的话题.

小男生几杯就睡了,东脸红扑扑的说他和女友的SEX过程.轮到杨,他哼哼哈哈混过去了.我想他也许知道那女孩以前的一切,知道她和我们之中的人睡过,-- 如果讲出来,可能过程都一样,这是他不能接受的.等到我说时,他们都倒了,叹口气 -- 我的酒量么,从会喝以来就没醉过,这也是种痛苦.

帮他们盖了毯子,我回房靠在窗边,点了根烟,感觉风带着草香,想起上次和 Willam 去一个很偏僻的城堡旅馆"浪漫浪漫",

第二天我还在赖床,就听到他大喊:"J,我看见路了."

我半睁眼,"废话,你戴了眼镜当然能看见,大近视!"

(1 / 13)
PARIS PARIS

PARIS PARIS

作者:J-J 类型:耽美古言 完结: 是

文章摘要: 第二天我在海边坐了一天.--明天就要回巴黎了,要好好享受一下悠闲的周末. 我把车停在旁边,放着音乐,好象还哭了. 傍晚回到酒店,我看了看表,是下班时间,就拨通小朱的电话.--她是我店里的导购小姐. 把她向我报告的今天大概客流量输进电脑里,过了近一个小时,我又打电话给另一个小姐,向她询问了同样的情况后我把两者的做了个对比,很满意得到一样的结果. 这也没办法:我星期一至五都有课,只能周末去店里.平时是林他们管理,所以我暗中收买了小朱,要她每天晚上回家后向我汇报店里的进出,不用太详细. 我根据每季的销售量和客流量,用简单的概率就能判断出林他们给我的帐单是否做了手脚.毕竟投了不少钱进去,与其等莫名被坑后哭求无门,我还是留个心眼. 当然,也不能听一家之言,所以我还有一个小姐当眼线,而她和小朱都以为自己是我唯一的心腹. 我合上电脑,Francis邀我今晚去他家的游泳池舞会,我答应了,其实主要的是奉行老师教的:"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高等商校里第一堂课,老师就邀请前几界校友出席,--他们一般已经是某某大公司的部门经理,教会新生如何利用师兄和同学的关系在将来的职场上互相提拔. 平时排名前几名的学院之间也有很多此类聚会,我和Francis就是在几校联谊上认识的,他是HEC(法国排名第一的商校)的学生,用他的话就是:"我第一眼看到你那张无辜的脸,唯一的想法就是把你骗上床." Francis告诉我今晚他的很多同学会来,其中很多和他高中就是同学. 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些请来的模特们在泳池里戏水,有一些已经把比基尼的上衣脱掉了.节奏很强的音乐震耳欲聋,还夹杂着模仿口口的呻吟. 开始还一本正经的男生们已经哈哈大笑着纷纷跳进水里,和模特们抱成一团... 明天的课是10点,我想回酒店去休息了,毕竟还有3个小时的车程. 这么想着,我往Francis的卧室走去想和他道别,刚到门前,一个人忽然拉开门迎面撞在我身上. "joel,拦住他!"Francis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拉住这人的的手臂顺势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他马上脱力瘫在我脚旁. Francis和几个人把他拖进屋,我迅速关上门.里面光线很暗,但我看到在床上几个人正按着另外几个女人. "混蛋!"我对他大骂,"你这下把我也扯进来了!" "他们一开始是自愿的,那知道进来后说什么他妈的不要同时和几个人!这个男的是我们高中学弟." 我没搭话,走到一旁的酒柜倒了一杯酒,放了一颗从Daniel那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