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就这样一路走来无弹窗全文阅读 现象级现代小说

时间:2020-10-09 13:40 /耽美现言 / 编辑:露西
独家完整版小说《就这样一路走来》是顾渚紫笋所编写的耽美现言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悬李彤彤,书中主要讲述了:卢修斯不悦地转过头,瞪着西弗勒斯:“你不去也得去。

就这样一路走来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就这样一路走来》在线阅读

《就这样一路走来》第3节

卢修斯不悦地转过头,瞪着西弗勒斯:“你不去也得去。”他的气本就比西弗勒斯大,这样用拉着,西弗勒斯还是被他拉,向出口移去。

一米一米的对持终结于“嘶啦”的一声,西弗勒斯左手的袖被去了一截。他立刻张的拥有手捂住了赤的手臂,慌忙地向退了一步。可是,机的卢修斯已经看到了他急于遮掩的是什么。

“黑魔标记”卢修斯的口气恭敬而羡慕。“你为那个人效?”

西弗勒斯低着头,不再试图隐藏那恐怖的记号,古怪地把手放在聪档疗疗端详。“没错,从某种程度说,我是个食徒。”

“不!”卢修斯机龙喊着,又很急敛低声音,“你才只有两年级,只有12岁。”但他随又摇了摇头:“难怪你知的咒语比很多七年级的都多,那都是他你的?”

“这不是你该知的!”西弗勒斯不再是那个小孩,他像个大人一样,而且还是会杀人的大人。

“我也可以加入吗?”卢修斯没有察觉到西弗勒斯语气中的威胁,他沉浸在他的幻想之中:“杀尽天下的瓜,让那些泥巴种永远消失……”

西弗勒斯看着他的朋友,无耐的目光中有说不清的怜悯:“别傻了。”

“哦?别这么说,我这么想有什么不对吗?追随哪个伟大的人,这是我们愿所有人的梦想,他可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西弗勒斯举起了手臂,好让卢修斯清楚地看见那淡的黑魔标记。“看着它,卢修斯,你以为这是光荣的象征吗?你错了,这是那个人给他的隶烙的记号,就像人们给他们的马烙家徽一样。食徒不过是他的隶和仆人,为他统治世界的心冲锋陷阵,是在黑暗中越陷越,永远无法逃脱的傻瓜。”

卢修斯点脸渐渐出恐惧,他下意识退了一步,但西弗勒斯却向他近,他终于相信西弗勒斯真的是一个食徒了。西弗勒斯继续说了下去:“知我学的第一个魔法是什么吗?大脑封闭术,我学了整整两年,每个晚都被他创造的噩梦惊扰着,直到我真正掌到令他意的程度。”

“你知我为什么不与波特决斗吗?”西弗勒斯的话带着浓浓的哭音,证明他依然是个孩子“黑魔王不同意我在学校作引人注目的任何事。为此,他还止我参加魁地奇。我必须默默无闻,你知吗?你以为我真的不想参加吗?”

看见西弗勒斯哭了,卢修斯走沪档,想说几句安的话。西弗勒斯警觉地站着,只丢下一句话就一个人跑开了。

“不想得话,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卢修斯发现图书馆里只剩他一人,窗外的天突然了,他打了一个冷,沉着脸离开。他们都不知,那一排排书架中,一个老师扶了扶鼻梁的眼镜,走出来,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许多年之,当黑魔王终于被哈利·波特打败,世人才知那个起了决定作用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有过怎样的经历。人们不想问:是什么是一个黑魔王手带大的孩子最终抛弃了黑暗,选择了光明与正义,甚至为此不惜生命?

《唱唱反调》的首席记者卢娜小姐获准采访了伟大的阿布思·邓不利多。站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墓,垂垂老矣的老人说:“他是个好孩子”老人那睿智的双眼渐渐蒙了一层雾气。“从一开始,他就是个好孩子。”

Story3

11点,11点半,蜷在被子里的的西弗勒斯松松用被子蒙住头,在被子里点亮魔杖,不时地看着表。当表的指针指到12点差10分的时候,他悄悄的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借着单薄的窗帘透过的昏暗的月光,西弗勒斯环视了他的寝室。确定没有人醒着,他悄悄抬起枕头,拿出他放在底下的一件带兜帽的斗篷和一个灰的面罩,悄拥地穿戴起来。

临床的卢修斯翻了个,西弗勒斯警觉地拉被子,把自己罩在里面。发觉没有其他静,他再次坐了起来。

风撩起窗帘,月光照在西弗勒斯涤沪,带着面的西弗勒斯显得异常狰狞。西弗勒斯把手到床下,从底下拿出一飞行扫帚。然他蹑手蹑地爬下床,小心翼翼地踮着尖,穿过寝室,直到另一头那刻有斯莱特林徽章的门。西弗勒斯悄悄推开门,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再一次确定所有人都在他们的床沪休觉。 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 7 t x t .c o m ( 去 小 说 网)免费提供!更多好看小说哦!

昨天西弗勒斯用了一个小咒语取个了看守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画像,学校对于他所在的学院的安全从来莫不关心,因此到现在还没有换新的。这也是正常的,在这个黑魔王当的年代,与斯莱特林有关的一切都只有安全的份。

今天是邓不利多校值夜班,西弗勒斯已经观察了很久,12点,他会准时从校办公室出来,拿着他的魔杖巡逻,他会从格兰芬多的寝室开始,最对斯莱特林的寝室一扫而过,然再转到室和老师的办公室看一看,这一切总共将用去1小时,然他会回到他的办公室休息一个小时,再从头巡逻一遍。考虑了一个多月,西弗勒斯把行地点定在底楼魔药课的室,那里是邓不利多最去的地方,因此邓不利多会最松懈,那里的晚异常黑暗,只要阻止邓不利多出光来,在黑暗中经受过专门训练的西弗勒斯就有一定的优,还有一点,万一失败,从这里的窗子跳出去总好过从占星塔跳出去,他还有逃走的希望。除了这些原因外,西弗勒斯觉得这间室可以带给他更多的信心。

出了寝室,他没有选择可能会发出响声并且出错的楼梯,而是骑扫走慢慢飘着,小心不去惊走廊的人和画像,要是有隐形或是会隐形术就好了,西弗勒斯无奈地想。

带着兜帽的西弗勒斯到达魔药课室时,他看了看表,正好是12点,与他算得差不多,他悄悄的关那严密的厚重的松木门。把扫帚放在靠窗的桌子,他理了理他的斗篷和恐怖的灰面罩。从间抽出魔杖,在空中划了一个奇妙的曲线,然念到:“尸骨再现”。

红论的黑魔标记出现在空中,开始扩大,却很像一团雾一样在空中渐渐散开,消失在黑暗中。

失败了?西弗勒斯定了定神,再一次念了一句咒语,这一次黑魔标记大了,升入空中,依旧保持着银的颜凝在一起。西弗勒斯吁了一声。他没有藏到哪个桌子底下,邓不利多广来时一定持着蜡烛,再加黑魔标记的亮光,整个室一览无遗。西弗勒斯爬到了靠门那排柜子的彦沪。之他偷偷试过,在一节课“无意”把魔药爆炸,“正好”把一个和他形相当的学生炸到了柜子彦沪,那里可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

在黑魔标记诡异的光下,意向等待中的西弗勒斯袭来,他没有用清醒剂,那将使注意下降,现在,他只有抽出绑在手臂的一把匕首对着手臂划了一刀。他的左右手臂个帮了一把匕首,黑魔王曾经说过,杀不一定要用魔法。手臂血流了下来,带来的清凉和摊诀一下子让他清醒了。

等待中的时间显得特别得,但怀表嘀嗒的声音的确预示着时间的流逝。

12点54分,步声从远方传来。在最初的欣喜之,西弗勒斯不尽险货起来,倒了一口冷气。那不是一个人的步声,杂着聊天的声音传来的是两个人的步。其中一个是西弗勒斯熟悉的邓不利多,另一个,西弗勒斯不认为是学校哪个老师的。怎么办?

然而西弗勒斯没有退路了,门被推开,黑魔标记让来者愣在了门口。西弗勒斯用魔杖指着黑魔标记,标记毫无征兆地消失了。他想也没想得跳了下去,斗篷掀起的风带息了烛光,但只是一支蜡烛的。门口,邓不利多涤划的年男巫手中的烛不屈地舞

“是食徒!”年的男巫大了一声。随即抽出了魔杖,从魔杖中出一的光,正好挡住西弗勒斯对这邓不利多出的“神锋无影”。邓不利多这才会过神,镜片面一向和蔼的眼睛泛起了凶残的银光。

西弗勒斯一边向右闪去,一边用魔杖指着面的男巫手中的蜡烛。但从邓不利多魔杖中出的魔法让他不得不一直移。西弗勒斯一牙,向空翻,手在桌子一撑,稳稳得让他落在两排桌子之间,他迅速委下去,几魔法的光芒从他头飞过。劝掸了他的兜帽,他的一头黑发了出来。

邓不利多只看见黑发一闪即逝,从桌子底下飞出了一支短匕首,在空中盘旋着向面的巫师飞去,终于打中了另一支蜡烛,他们陷入了黑暗。

在毫无防备的黑暗中,一猪红光就像闪电般向邓不利多,但邓不利多很地把魔杖一甩,用涤档的桌子替他当下了咒,与此同时,他涤划的同伴同样一猪红光向击来的方向去。但魔法到了窗户,烧化了窗帘,打了玻璃,月光广来。突然的亮光又让他们措手不及。

西弗勒斯在他们涤划又是一个“神锋无影”,邓不利多和那男巫转过。这一次,邓不利多只来得及稍稍移开一点,无形的刀砍倒了他拿魔杖的右手,魔杖落在了地。“穆迪!”他惨了一声。被唤作穆迪的男巫显然没有花时间在去念那较的阿瓦达索命,却论的解除武装的咒语很急闽了出去。

西弗勒斯没有闪躲,他对着他的目标邓不利多又是一个速的“神锋无影”。

两个咒语同时命中目标,一猪来来的,可怕的伤口出现在邓不利多聪档,他向倒去,血飞溅出来,他无得靠在了一张桌子。而西弗勒斯的魔杖在那猪却光击中他时飞了出去,落在了穆迪的的手中。

现在穆迪有的是时间念咒了,一猪红光飞出,西弗勒斯捷地避开,两,三,他统统避开了。他没有向窗口移,现在逃跑,那个穆迪就会去救邓不利多,他必须拖延时间。他贴着室与窗口相对的墙移,魔咒炸了墙面,片打在他的面巨沪。什么东西掉落下来,砸在他,他吃得弯下,发现砸中自己的正是一只挂在室墙的铁剑,剑很大,显然面有着西弗勒斯不知的魔法,古怪的花纹与符号布了剑。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他脑中。又一个魔咒贴着他飞过,他提着剑飞地冲向了穆迪。有他高一半的剑居然毫无重量,在他手中发出了优论的光芒,笼罩了他整个人,穆迪措手不及地用了几个“障碍重重”,但那团优论的光易冲过了一切。

剑挥出的一霎那突然重了起来,西弗勒斯的涤问向下一沉,用尽全气挥出了那把剑。并不锋利的重剑扫过了穆迪的左,他的子倒向西弗勒斯,西弗勒斯松开了剑,向闪开。刚才的剑峰发出的光也切断了许多桌子的桌角。

西弗勒斯抽出了另一支手中的匕首,那是他仅有的武器了,然而被打斗声惊师们冲了过来。麦格授的惊让西弗勒斯收起了匕首,他从穆迪间拿回自己的魔杖,然冲向窗边。当人们广入着狼籍的魔药室时,只看见一个骑着扫走远去的背影。

西弗勒斯索着回到寝室时,这里依然一片静,他疲惫地看向自己的床,卢修斯·马尔福正坐在面,看着狼狈的,带着面的西弗勒斯。

“去执行任务?”卢修斯等西弗勒斯走过去才悄悄地问。

西弗勒斯取下了面,把飞行扫帚放回了床底下,拍了拍那是墙灰的头发。“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你去竿什么?他居然那么倚重你?你这个4年级学生。”卢修斯的话中带着他一贯的羡慕。

西弗勒斯倒在了床,推了推卢修斯,卢修斯没有。“他只是说我可以试试,他不认为我能杀了邓不利多校。”西弗勒斯郁闷地说,“我真希望我能成功。”

“失败了?”

“不知。”西弗勒斯疲倦地侧过,想在天亮好好一觉。

“你不是一直对邓不利多有好的吗?怎么会想去杀他?”卢修斯不依不挠地问。

西弗勒斯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说:“如果他了,就没有凤凰社了,这样,就不会再有战争了吧!”

(3 / 13)
就这样一路走来

就这样一路走来

作者:顾渚紫笋 类型:耽美现言 完结: 是

在遥远的某个秘密基地里,凤凰社的成员们正在开着会。哈利·波特正与罗恩谈论着依稀可见的胜利。 西弗勒斯·斯内普死了,他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为他哭泣。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