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一样的女人是哪本中篇小说的作者? 这些男人都太懒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01-19 18:14 /耽美古言 / 编辑:达克
主人公叫肖一一,樊无双,祁心语的小说叫做《这些男人都太懒》,本小说的作者是疯一样的女人所编写的耽美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临近中午,肖一一才拖着酸软的腿,走进前厅,身后跟

这些男人都太懒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这些男人都太懒》在线阅读

《这些男人都太懒》第7节

临近中午,肖一一才拖着酸软的腿,走进前厅,身后跟着挺着大肚子却一脸神清气爽的樊无双。正在吃午饭的孟星月三人跟樊氏夫妇,见到肖一一这个样子,不禁对樊无双露出钦佩的眼神,尤其是樊母,更是对自己儿子那超强的战斗力感到自豪,大声笑道:“哈哈!不愧是我儿子,怀着身孕还这么厉害。”说着还悄悄上前,压低声音问向樊无双:“给娘说说,一晚几次啊。”在座的人,因为都会功夫,也就都听到了她的问话,不禁竖起了耳朵,听着樊无双的回答。樊无双一脸阴沉的看着冲自己露出好奇目光的众人,有看了看等待自己回答的他那为老不尊的娘亲,半天没说出话来。而肖一一早就红透了脸,偷偷的坐在了桌子的下方,捂着头,不想让人看到她尴尬万分的样子。

期待了半天,没有得到儿子回答的樊母,回到丈夫身边,扯着樊墨的袖子,不满的数落起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墨,你看无双啊,问他话也不回答,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娘放在眼里,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呜呜……,我,我好伤心啊。”说着还用衣袖沾了沾眼角。樊墨头疼的看着娇妻,无奈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意思是说:“你要是不给你娘一个满意的答复,你娘能把这肖府给淹了。”樊无双看到自己娘亲的哭功再现,连忙上前安抚道:“额!娘啊,等下我去你房里告诉你可好,你看这里这么多人,在这讨论这个不太好吧。”樊母抬头擦了一下眼泪,看了看厅里确实不是讨论这个话题的地方,就点了点头,破涕为笑,说道:“你说的啊,一会可别忘了,娘也是关心你嘛,干嘛给我摆张臭脸啊。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众人看到樊母的变脸功力,无不万分同情的看着樊无双,同时也为他们之间的母子之情感到羡慕,毕竟他们的双亲都已经不在了,只有孟星月一个人还有父亲,而他娘也在生下他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在见到樊无双母子之间的互动后,都觉得就算有个胡闹一点的娘,那也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看到四个小辈眼中流露出的情绪,樊母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没有母亲了,除了星月父亲还在世,其余的人双亲都已经不在了,以后,你们就把我跟墨当做你们的爹娘吧,我们也就只有无双一个孩子,多了你们几个孩子,我跟墨都会开心的。”四人听到这话,心中一片暖意,连忙起身,走到樊氏夫妇面前,跪下,齐声叫了声:“爹娘在上,请受孩儿一拜。”“好,好,好,没想到,这次来,不但多了个儿媳妇,还多了三个儿子,真是太好了。”樊母眼含热泪的扶起了四人,看到丈夫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我这个当娘的也没什么可给你们的,就把这几块令牌送给你们吧。”说着,从丈夫手中接过几块铜质令牌,交给了三个刚认下的儿子。三人接过一看,只见令牌上刻着月华山庄四个大字,这时樊墨开口说道:“这令牌是我月华山庄独有的,你们以后要是在江湖上行走,遇到困难,只要亮出此令,我相信没有几个人敢不给我这个盟主面子,为难你们。”三人哪里不知道这令牌的重要,同时开口道谢。而樊母拉过一旁的肖一一,从手上摘下了一个通体透红的玉镯,戴到了肖一一的手上,说:“这是樊家祖传的血玉镯,是无双的奶奶留给我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了,也就相当于把我家无双交给了你,以后,你们几个要互敬互爱,好好的过日子,知道吗?”看着腕上透着红光的暖玉,肖一一感动的抱住的樊母,说道:“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他们的,你们就等着抱孙子吧。”说着还凑到樊母耳边说道:“您还不知道吧,星月他们三个也有身孕了,不过才两个多月。”听她这么说,樊母眼睛发亮的转头盯上了孟星月祁心语跟凌昊云的肚子,就差没上手去摸了,看得三人直发毛,慌乱的找了个借口,就跑出了前厅,跑了一会后还能听到樊母在后面传来的喊叫声:“哎呦!儿子们,可得小心着点啊,别把我那宝贝孙子摔到了。”见此情景,最开心的莫过于樊无双了,自己娘亲的视线终于转移到别人身上了,以后他就可以轻松下来了。看着自家老娘的眼神,心里不禁默默的为那三人祈祷了起来,希望他们不会被娘给折磨疯掉。

第五十三章

樊氏夫妇在肖府待了几日后,由于樊墨身为武林盟主,不好在外耽搁过久,只好启程赶回南陵,临走时留下话说等到樊无双生产时,还会再来。

日子还是如以前一样,肖一一每天往返于赌坊跟肖府之间,努力的挣着奶粉钱。虽然累了点,但是一向懒散的她被家里四个孕夫已经改造过来,变得勤快了起来,没办法啊,谁叫生孩子的不是她呢,总不能让四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夫出来工作吧,她可舍不得。

这样忙碌的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四个月过去了,樊无双的产期就在这几天。另外三个男人每天挺着六个多月的大肚子,陪着即将临产的樊无双在府里散步,用肖一一的话来说,这有助于顺利生产。

这天,肖一一正在赌坊后院的休息室内看着账本,就见家里的一个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左右查看了下,发现没有外人在后,才开口说道:“小姐,快,快点回府,樊公子要生了。”一听这话,肖一一连忙蹦了起来,顾不上交代一下生意,连忙跟着小厮往家赶去。由于是男人生子,他们不敢请稳婆,只能由肖一一这个半吊子大夫来接生,好在他们有灵仙儿留下的月魄,能把生产中的危险降到最低,可就算这样,以男子之身生孩子,也够樊无双受的了。

当肖一一赶回家,进到房间时,看到的就是樊无双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的喊着疼,而另外三个男人则挺着大肚子在地上焦急的走来走去,不知所措。

肖一一上前查看了一下,发现樊无双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一片水迹,知道羊水已经破了。由于已经看过的医书上,只记载着女人生孩子的过程,她后来又从母亲那里知道,男人生孩子是由后面的部位生出来的,当时她还在为自己是被男人“拉”出来的而感到有些郁闷,可现在亲眼见到自己的男人要生孩子是,那些不满的情绪早就被抛到一边了。褪下樊无双的裤子,伸出手指,按照书上所说的接生方法,探了探他的后-穴,发现已经能容纳三个手指了,连忙对樊无双说道:“跟着我深吸气,再慢慢呼气,就这样,慢慢做,然后用力,不要怕,我们都在,不会有事的。”说着,拿出月魄,放到了樊无双的肚皮上,每日吸收月光精华的月魄,此时发出了柔和的白光,而樊无双也突然感到不是那么疼痛难忍了,也就按着肖一一的指示,慢慢的深呼吸起来。

半柱香过去了,随着□的一阵撕裂感,樊无双感到腹部一轻,随后,就听到“啪啪!”两下声音,一阵嘹亮的哭声响了起来,当他循声望去,鼻子差点没气歪,虚弱的吼道:“你这个死女人,会不会抱孩子啊,干嘛拎着他啊。”肖一一被他这么一吼,差点把孩子扔到地上,连忙把孩子抱好,对樊无双解释着这是新生儿必经的过程后,樊无双才放下心来,不然他还以为肖一一对孩子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唉!纯洁滴笨男人)。刚让人把孩子抱去清洗,就听到床那边又传来一阵痛呼:“唔……!一一,还疼。”肖一一连忙过去,摸了摸他的肚子,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东西在动,惊喜之余,又吩咐樊无双按照刚才的方法去做。

这次比上一次较为顺利,没一会,小家伙就出来了,两个都是男孩。樊无双虚弱的看着清洗干净后,放在身边的两个小肉球,说了句:“怎么这么丑,一点都不像我。”肖一一无比郁闷的看着床上任性的产夫,无语。三个孕夫凑过来看了看两个小家伙后,也颇为纳闷:“怎么谁都不像呢?还真是挺丑的。”看着四个男人脸上浮现的表情,肖一一不得不开口解释道:“刚生下来的孩子都这样,像个小猴子似的,长一长就好了。别看你们现在这么漂亮,刚生下来的时候不见得有他们好看呢。”樊无双这才有些释怀,拿手戳了戳儿子的小脸,觉得现在看起来也有些顺眼,不免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说的嘛,我生的儿子怎么可能难看呢。”看他得意的样子,几个人不禁感到好笑,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先说孩子丑的,这么快就得意上了。

就在樊无双生完孩子一个多月后,樊氏夫妇才得到消息赶来,不是他们不告诉两位长辈,而是作为武林盟主的樊墨实在是抽不开身,终于在一个月后,才处理完盟主的事物,携着娇妻赶来探望生产后的儿子,以及刚刚出生的两个孙子。

第五十四章

在樊无双生完孩子四个月后,孟星月三人的产期也到了,为了不再出现上次手忙脚乱的情景,在产期将近的这几日。肖一一没有去赌坊,每天待在家里,哄哄孩子,照看孕夫成了她的工作。而那四个男人,每天就是散步,打牌,很是轻松。

这天,正当四个男人麻将玩得正起劲的时候,就听到孟星月一声痛呼:“哎呦!这个小混蛋,又踢我。”大大咧咧的他根本没在意,以为是胎动,可是没过一会,那阵痛又再次袭来,而且断断续续的,一次比一次痛。几人这才反应过来,祁心语看了看他说道:“你怕是要生了吧。”他话音还未落,就见孟星月大叫起来:“哎呀,痛死我了,好像真的要生了。”看他这样,几人连忙扔下手中的牌,手忙脚乱的把孟星月扶到床上,吩咐下人去把肖一一叫来。

这边,肖一一正哄着两个刚刚吃完奶的小家伙睡觉,由于没有奶水,她只得请了两个奶娘,刚吃饱的两个孩子,此时已经有些昏昏欲睡,小嘴砸吧了几下,眼睛慢慢的合上。见孩子睡着了,肖一一刚想偷会懒,睡一会,就被下人叫醒,说孟星月要生了,连忙跑去。

由于已经有过接生经验的她,此次并没有像上回那么慌乱,吩咐下人先砸吧热水,查看了一下孟星月的情况,一步步指导着他怎么做,因为月魄的效用,孟星月已经不再喊疼,乖乖的按照肖一一的指示。正当这边眼看就要生出来的时候,就听到祁心语那里痛呼出声,看去的时候,人已经站不住了,手扶着椅子,眉头紧皱,见此情景,恐怕也是要生了,樊无双跟凌昊云连忙把他扶到屋内的软榻上,由于樊无双生过孩子,回想着当初的情景,教着祁心语怎样呼吸,还没等祁心语缓过来的时候,一旁看着心急的凌昊云突然手捂着肚子,用力咬着下唇,却压制不住痛苦,轻呼了一声,坐到椅子上。这下樊无双也不知道该顾哪头好了,急得直打转,着急的对肖一一喊道:“一一,你快看啊,他们两个好像也要生了,这下怎么办啊?”正专心的给孟星月接生的肖一一,转头看向那边,吓得差点没昏过去,心想:“这三人洞房要一起,怎么连生孩子也扎堆啊。”嘴上却不敢停的说道:“师兄,你先帮我看着他们两个,教他们呼吸吐纳,先稳住了,星月这边马上就好。”

虽然按照樊无双的指示,两人慢慢的深呼吸,但是由于没有月魄的帮助,两人还是疼的大叫。这边肖一一稳住心神,专心的给孟星月接生,但是那边传来的阵阵痛呼声,就像一把把利刃凌迟着她的心,但是却没有办法,只能期望孟星月肚子里这个快点出来,她好去给另外两个接生。

终于,在一屋子的痛叫声中,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传了出来。这胎还是个儿子,吩咐下人把孩子抱去清洗,顾不上安抚刚生产完的孟星月,她连忙奔到那两个还在喊痛的男人身边,查看后发现,两人的状况差不多,都已经快生了,只好把几张椅子并排放在一起,把凌昊云放到椅子上,挨着祁心语,因为两人都不能再等了,只能一起给他们接生,而此时月魄已经没有光亮了,暂时用不了,肖一一只好带着歉意的对两人说:“对不起你们两个了,只能让你们忍着痛生了。”两个疼了死去活来的男人强撑着笑容对她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因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多大的痛楚,他们都忍得过去。看到两人贴心的样子,肖一一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埋头认真的迎接将要到来的两个孩子。

当肖一一在心里骂了好几遍这两个没出生就折磨得他们父亲死去活来的小混蛋后,随着两声不大的哭叫声,两个小磨人精终于出世了,而肖一一在看到两个孩子生出来的一刹那,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这下可忙坏了樊无双,又是吩咐下人给孩子清洗,又是安抚几个产夫,还要安顿昏过去的肖一一,一时之间,肖府内忙得是人仰马翻。而那熟睡中的双胞胎,似乎被这闹哄哄的气氛给影响到了一样,也凑热闹似的大哭大闹起来,任凭奶娘怎么哄,就是不停的哭,当天的肖府,可谓是乱成了一锅粥,事情过去好多年后,还有人在回想起来的时候,不自禁的感到头昏脑胀。

第五十五章

时光飞逝,转眼间五年过去了。肖府内,两个身着红色衣服的小身影,此刻正踩着小板凳,小手拔着窗户,偷偷的窥视着房内的动静。就听见房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已经肉体撞击的响声。眼角有颗朱砂痣的小孩对另一个跟他样貌相同的孩子小声的说:“哥哥,爹爹为什么给娘吃他的棍子,还有孟爹爹跟祁爹爹为什么要用他们的棍子捅娘呢?凌爹爹还用手掐娘的胸口,你看娘叫得多惨啊,都快哭了。”他身边的小孩想了一会,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对自己的弟弟说:“一定是娘不听话,我们做错事的时候,爹爹就会拿竹板打我们的掌心,娘是大人了,所以要用棍子打。”

两个人正在讨论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喊声:“大哥二哥,你们在干嘛呢?”两人同时对来人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刚跑过来的三个小孩连忙放轻脚步,做贼似的一点一点挪到窗户下面,三个刚过来的小孩不知道两个长得同样妖娆的哥哥到底在做些什么,穿白色衣服的小孩先忍不住开口小声的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在看什么呀。”“嘘!别吵!”双胞胎同时对自己的三弟比着手势,轻轻的说道:“我们在看爹爹们怎么罚娘呢。”听到这话,貌似很沉稳的蓝衣小孩,也有些兴致勃勃的想要看一下,刚想开口,发现衣角被身边有着精致面孔的小娃娃紧紧的拽住,“四哥,还是不要看了吧,爹爹们知道了又该骂我们了。”四个孩子一听他这话,同时瞪了他一眼,白衣小孩更是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就你胆子小,每次都是你拖后腿,你就怕爹爹们罚你,难道你就不担心娘吗,娘对我们那么好,现在爹爹们罚她,难道我们不该看一下,好帮娘想想办法,让娘少受些苦吗?”

正当几人争执不休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看到四个衣衫不整的男人,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们,五个小不点顿时浑身一激灵,连跑都忘了。

“樊羽希,樊羽奇,你们好大的胆子,身为兄长,却带着弟弟们跑爹娘房间偷听,是不是手心又痒了。”樊无双黑着脸对两个儿子吼道。双胞胎听到父亲的声音,就知道自己躲不过这顿打了,也就挺起了小胸脯,仰着小下巴,说道:“谁叫你们打娘的,我们是担心娘,才偷听的。”白色衣服的小孩也抢着说:“就是就是,你们几个就知道欺负娘,把娘还给我们。”孟星月整了整衣服,见自己儿子一副“你们都是坏蛋。”的样子,气得上前就揪住小孩的耳朵,说道:“好你个孟羽非啊,小小年纪就知道顶嘴了你。”祁心语比较满意自己儿子的沉稳,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他那一向稳重的儿子开口说道:“哼!做错事就要承认,大人也一样,娘一个弱女子,你们四个大男人也好意思下得了手,真是不害臊。”“祁羽宁,你给我住口,你说的是什么话,有你这么跟爹爹们说话的吗?”凌昊云看到几个孩子被打被骂的,还想着开口劝阻几个兄弟别那么冲动,毕竟是小孩子啊,却听到一直躲在哥哥们身后的小孩小声的说了句:“就是啊,娘好可怜哦,爹爹们都不知道心疼她,我一定要快点长大,把娘娶回家藏起来,不让你们再欺负她。”一向温柔的凌昊云此时额角青筋突起,破天荒的大吼出声:“凌羽萌,你说什么,你敢再给我说一次试试,我看你真是皮紧了。”

就在几个男人正对着自己的儿子摩拳擦掌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哎呀!你们几个大男人干嘛跟孩子一般见识,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了。”随着话音,从屋内走出个美若天仙的少妇。二十岁的肖一一并未因岁月的流逝而容颜老去,经过五年的时光,反而为她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韵味,使她褪去了那份小女孩的青涩,愈加动人心魄

看到娇妻出来,几个男人马上放下手中的儿子,围了上去。见到自己爹爹像蜜蜂一样盯着心爱的娘亲,几个小孩互看几眼,一起撅着小嘴,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七嘴八舌的喊道:“呜呜~,娘,爹爹他们欺负你,还不让我们说,咱们不要他们了好不好,等我们长大了,我们娶娘,不要那些臭爹爹。”听着儿子的童言童语,本来还因为被儿子偷看到房事而感到不好意思的肖一一,按住几个气得要上前教训儿子的男人,说道:“呵呵!你们几个呀,就会哄娘开心,娘跟你们说,爹爹们没有欺负娘,怎么可以不要爹爹们呢,再说,你们可都是你们的爹爹千辛万苦才生出来的,怎么能说出不要爹爹的话呢,那不是成了不孝之人了吗。”听到娘亲这么说,几个孩子也觉得自己好像说得有些过分,低头想了想,像是下了重大决定似的,由祁羽宁开口说道:“嗯!娘说的有道理,我们也不想做那不孝之人,但是我们确实看到爹爹们刚才欺负娘了,既然娘维护他们,我们做小辈的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娘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习武,等我们长大了,只要爹爹们再欺负你,我们就能帮你了,现在我们还小,斗不过他们,娘您就先忍一忍吧。”说完,还很懊悔的摇了摇头,另外四个小孩也是一脸坚定的表情,仿佛等他们长大了,爹爹们就再也不敢欺负娘亲了一样,瞪了自己那一个爹爹一眼,拉着手,走了。“这几个小混蛋,要是早知道现在这么气人,说什么也不会把他们生出来。”几个男人咬牙切齿的对着儿子的背影暗想着。这生的哪是儿子啊,简直就是给自己生了五个情敌出来。

第五十六章

这五年里,肖一一经营的“一本万利”为他们赚取的大量的财富,而肖一一本人也因为赌坊的管理已经上了轨道,早就不用每日都去赌坊报到了,如果没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的话,她几乎是天天都待在家里,跟四个绝色相公亲亲我我,闲来无事就上演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本来可以扩大经营的,但是由于某人懒散的性格,“一本万利”还是如五年前一样,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由于几个人都闲在家里,每天做些爱做的事,这也就造成的几个孩子越来越讨厌父亲霸占他们可爱的娘亲。而这家中唯一的女性就成了他们父子之间争夺的目标。虽然也有几次他们提过想再生几个女儿来,缓和一下这阳盛阴衰的状态,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撕裂般的痛楚,几个男人无不打起了退堂鼓,这几年,为了不再怀孕,几人一直服用着肖一一配制的避孕药。

看着几个小不点离去的身影,几个男人气得牙痒痒的,却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一点办法。

这天,几个男人趁肖一一午睡的时候,凑到了一起,商量着怎么对付自己的儿子。半天没议论出个结果,后来,一向少言的祁心语说了一个办法:“我看,还是把几个小魔头送到月华山庄跟暗月盟算了,反正那三个老人总吵着要跟孙子亲近亲近,这样既如了他们所愿,我们也不会再被他们打扰了。”这个办法立刻得到其他三人的赞同。晚上,几人跟肖一一说了他们的想法,虽然肖一一有些不舍,但是听到他们说几个长辈很想孙子,也只好同意了。就这样,几个孩子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他们的父亲给扫地出门。樊羽希,樊羽奇这对双胞胎被送到了月华山庄他们的爷爷奶奶那,而孟羽非,祁羽宁和凌羽萌三个则被暗月盟派来的人接走了。临行前,五个小家伙恨恨的瞪着自己的父亲,同时扑到了娘亲的怀里,看着儿子们仿佛被遗弃一般的样子,肖一一顿时心软了起来,开口说道:“要不,再等几年吧,他们还这么小。”几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不行,就要趁着他们还小,才送过去,爹娘年纪也大了,还能等得了多久,让他们多陪陪爹娘吧,也好顺便学些武艺,月华山庄跟暗月盟里人才济济,去那里,他们比跟在我们身边学到的东西要多得多。”看着几个男人意志坚定的样子,肖一一知道再怎么说,也是于事无补,只好劝着儿子们:“宝宝乖啊,去爷爷奶奶那,多陪陪他们,等功夫学好了,再回来,娘也舍不得你们,但是你们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很想你们的,再说娘也不想耽误你们的学习,爷爷奶奶那有很多厉害的人哦。他们会教你们很多爹娘都不会的东西呢,你们要听话,好好学,好吗?”几个孩子见娘亲也留不住他们,只好悻悻的点头,告别他们那亲爱的娘亲,分成两批,赶往月华山庄跟暗月盟。

见到几个磨人精终于走了,四个男人同时舒了一口气,心里这个乐啊,以后跟娘子亲热的时候,再也不会因为儿子们的打扰而中断了,那种欲求不满的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送走了孩子,几个男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彼此之间相处的都很融洽,除了樊无双跟孟星月偶尔斗斗嘴外,基本上日子过的还是比较和谐美满的。自从被肖一一一次不经意的说露了,当初孟星月假扮女人接近樊无双后,致使樊无双每次见到孟星月都要损上几句,而孟星月当然不干了,只要两人一见面,总是能吵上几句,就比如说现在:“娘娘腔,你会不会打牌啊,明知道心语做万子,你还打。”樊无双的火爆脾气并没有因为生了孩子而有所收敛,仍旧一如既往的一点就着。孟星月听了立马回嘴道:“死狐狸精,小爷我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你管不着。”“你再敢叫我一声狐狸精试试,信不信我打得你爹都认不出你来。”樊无双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对面的男人说道,“哼!想打架是吗,小爷我奉陪,我还怕你不成?”孟星月也丝毫不让的站了起来。看着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凌昊云着急的想上前劝阻,被祁心语一把拉了回来,就见他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要打的话出去打,别砸坏了府里的东西,咦!算算时间,一一应该快回来了,你们想打架要快点,别那么巧被一一撞见了,那样的话,就有人要独守空房一个月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凌昊云走了出去。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气焰高涨的两人,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一点火气都没有了,但是彼此还是不服气的互瞪了对方一眼,冷哼一声,也走了出去,到大门口迎接爱人的归来。

第五十七章

日子就这样悠闲而平静的过着。这天,肖一一因为赌坊那里来了几个富商,本来还想在家偷懒的她,只好不情不愿的出了门,而樊无双跟孟星月因为玩牌没多大会儿就又吵了起来,牌局也就散了。闲着没事做的祁心语就拉着凌昊云上街溜达去了。由于早就已经熟悉这座城里的人,几个男人出门早就不用戴面纱了。两个绝色男子并肩走在街上,虽然大家都已经熟悉肖府的几个绝色公子,但是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毕竟那谪仙般的容貌,世上少有啊。

两人逛了几家店铺,也没买些什么,走了一会,感觉有些饥饿,就走进了一家酒楼。要了一张靠着窗户的桌子,点了几个小菜,两人一边看着街上的风景,一边喝着酒。却浑然不知,两人一派悠闲的模样早就被一双泛着贪婪目光的双眼尽收眼底。

吃完了饭,两人也没有了逛街的兴趣,打算回府。走着走着,凌昊云觉得有些头晕,跟祁心语一说,两人决定抄近道尽快回府。当两人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的时候,一转弯,就发现迎面扑来一阵白雾,同时暗叫一声“不好”,但是已经晚了。随着两人缓缓的倒下,转角处走出几个黑色劲装的男子,上前查看了一下,确定两人已被迷昏,动作麻利的把两人装进事先准备好的麻袋,四下看了看,觉得没人发现这里的情况,扛起麻袋,快速的离去。

肖一一招呼完贵客,哼着小曲慢腾腾的走回了家。进门就喊道:“美人们,你们的亲亲娘子回来啦。”不一会,就看见孟星月率先跑了出来,撅着小嘴说道:“一一,你回来啦。”看他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肖一一不解的问道:“怎么啦,谁惹你了?”“哼!还不是那只死狐狸精,总是喊我娘娘腔,我这么帅气的一个大男人,哪里娘了?”还没等肖一一开口,就听到一道怒喝:“你个娘娘腔,还敢叫我狐狸精,是不是皮痒啊你。”看着两人又要打起来,肖一一头疼的说道:“唉!你们都多大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算了,我去找心语跟昊云,你俩想打就打吧。”说完,就向祁心语的房间走去。

两个男人见娘子生气了,想先去哄哄亲亲爱人,但是谁都不肯让步。孟星月指着樊无双说道:“都怪你,一一都生气了,哼!”樊无双双手环胸,斜眼看着他说:“怪我?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叫我狐狸精,我能跟你吵?真是恶人先告状。”“你,谁叫你先喊我娘娘腔的,既然你那么叫我,那我就叫你狐狸精,哼!狐狸精,狐狸精,你个死狐狸精。”孟星月嘴上一点也不吃亏的嚷着,气得樊无双双眼通红,两人摆开架势,眼看就要动手的时候,就听到肖一一的声音:“心语跟昊云去哪了?”两人连忙收回了手,樊无双回答道:“他们说是去逛街了,怎么,还没回来吗?”“没在房间里,应该是还没回来吧。”肖一一说道。孟星月有些疑惑的说:“不对呀,他们早上就出去了,现在天都快黑了,怎么还不回来呢?”本来没太在意的肖一一,这时也觉得有些不对,不说这种情况从来都没有过,而祁心语跟凌昊云两个一向做事都很稳重,哪会像今天都怎么晚了还不回来的,难道出事了?

想到这里,三人都有些着急,一直等到天黑,两人还是没有回来,肖一一他们再也坐不住了,连忙吩咐下人都出去找人,而三人分成三个方向,在城中搜寻着那两人的下落。

祁心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副刑架上,扭头看到,旁边的刑架上绑着的正是跟自己一起被人迷昏的凌昊云,看他低垂着头,显然是还未清醒过来。打量了一下身处的环境,发现这是一间昏暗的刑房,墙壁上挂着各种刑具,暗自运了一下气,发现体内的内力已经被人制住,现在体内一点内力都没有了,心中暗想:“这下糟了,不知道是什么人抓的我们,也怪自己,这些年安逸的日子过得,连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了,竟然会被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给迷昏。”轻声唤了唤一旁的凌昊云,“唔……!这是什么地方,啊!心语,我们怎么会被绑在这里?”凌昊云甩了甩还有些发晕的脑袋,发现自己跟祁心语都被人绑着,有些慌乱的问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是那群人了。”祁心语心里已经有些明白是什么人绑架了他们,本来安稳舒心的日子,已经让他有些忘记了过去的仇恨,想着只要过得开心,他就不再去找那些杀害他家人的恶徒,但是,没想到,就当他已经放下仇恨的时候,这些人竟然还不死心,找上门来。由于自己的大意,还让凌昊云也陷入险境,现在只能期盼,一一他们能尽快发现他们的失踪,早点找到他们。可是,有那么容易吗?不过,祁心语暗下决心,就算他们怎么折磨自己都好,他一定要保住凌昊云,毕竟这些人是冲他来的,不能让无辜的凌昊云受到牵连。

第五十八章

而这边,肖一一他们因为两人的失踪,在出动全府人出去寻找后,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内,发现了祁心语一直佩戴的玉佩,而在地上还有一些可疑的白色粉末,带回给肖一一检查后,知道是迷药“仙人倒”,这才知道事情有些复杂了,一筹莫展的肖一一,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当初那些贪图宝藏的人抓了他们呢?想到这,她就更加着急了。分别给月华山庄和暗月盟发出信件,让两边人马一起搜寻二人的踪迹。

被关在昏暗的密室里的两人,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正当两人感到有些饥饿的时候,就见一扇墙壁缓缓移动,从外面走进了五六个黑衣男人。祁心语打量了一下进来的人,认出了他们就是当时杀害他家人,甚至想要□他的那些恶徒。顿时胸中升起滔天怒火,奋力的挣扎起来,怒吼道:“你们这些恶贼,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把你们碎尸万段也难消我心头之恨。”奈何他内力被封,人又被锁住,这样的怒吼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为首的一个壮硕的男人,面容猥琐的大笑道:“哈哈哈!祁老头的儿子还算有些胆色,本来我们以为你已经在那次重伤后,活不成了,没想到事隔这么些年,竟然在这个小城里被我们遇到,又落在了我们手里,哼!识相的就把宝图交出来,也好少受些苦。”“呸!想要宝图,做梦,宝图早就被我毁了,你们这辈子都别想得到了。”祁心语恨恨的冲几人吐了一口吐沫。为首的男人被他吐了个正着,顿时沉下脸来,恶狠狠的说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不让你受些苦,你是不会听话的交出宝图了。”说着,拿起了一条黑得铮亮的鞭子,就想往祁心语身上挥去,却被一旁的一个瘦高身材的男人拉住,那人露出了一口黄牙,笑容有些令人恶心,对他说道:“大哥,先别动怒,别上了这小子的当,看他那小身板,可经不起几下这钢鞭的抽打,要是把他打死了,我们还怎么知道宝图的下落。”旁边另一个有些肥胖的男人也开口附和道:“是啊,二哥说的对,看这细皮嫩肉的,打坏了多可惜啊,当初我就想上这小子,没想到他还留了一手,这次可不能再让他从我身下跑了,嘿嘿!”听他这么一说,其余的几人也同样露出了透着欲望的眼神,看向呈大字型被绑在刑架上的祁心语。

看着几个男人向自己投来让他作呕恶心的目光,祁心语想起了自己差点被□的经历,顿时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你们这些恶心的东西,最好打消你们那肮脏的念头,要是敢碰我一下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然而,再狠的话,也因为他此刻的模样而没有起到一点震慑作用,几个欲火熏心的男人走上前来,解下了他的锁链,由于被下了软筋散之类的药物,祁心语在锁链解开的同时,脚软的差点摔倒,被为首的壮硕男人一把抱住,挣扎挥拳打去,却如搔痒一般,没有一点威力。看到被几人按在地上的祁心语,衣服已经被一点点的褪下,露出了白皙的胸膛,一旁架子上被绑着的凌昊云,愤怒的大吼:“你们这些恶人,快些住手,不要动他。”正埋首在祁心语胸前啃咬的那个壮硕男人,抬头看向出声的凌昊云,站起身撩开挡着脸的长发,发现这个男人的相貌一点也不逊色于那祁家的小子,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兄弟们,咱们还真有艳福啊,这个小子长得也很漂亮呢。既然祁家小儿不肯说出宝图下落,咱们就把他们都玩过后,卖去男娼馆,想来也能卖了不错的价钱啊。”听他这么一说,祁心语浑身一震,怒吼道:“你们不许动他,要来就都冲我来,这事于他无关,放了他。”“哈哈!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帮他,爷几个今天就要把你们两个都给干个够,你就等着爷几个的临幸吧。”为首的男人说着把凌昊云也放了下来,把两人并排按到地上六个人分成两批,□着扑向两个绝色的男子。这六人是江湖上恶名昭彰的黑山六魔,他们六人是师兄弟,师承毒魔乌郁,由于他们都是孤儿,都随师父的姓氏,老大乌金,老二也就是那个瘦子叫乌银,胖子老三叫乌铜,黑脸老四叫乌铁,长了张鼠脸的是老五叫乌木,一脸横肉的老六叫乌土。这六人继承了他们师父的邪恶个性,仗着高超的点穴手法以及下毒的本事,横行武林,六人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极好美色,无论男女,只要被他们看上,就难逃被蹂躏的下场,由于这六人下毒的本领极高,不论是良家女子或是武林才俊,不少人都被他们劫去,玩弄腻了,就用独特的点穴手法,封住武功,买到烟花之地,过着千人骑万人压的悲惨日子,直到被家人解救出来,不少人因为受不了屈辱,没有等到家人来解救,就自我了断残生。这六人也因此成为了武林正道人士,人人的而诛之而后快的极恶之徒。当年,他们得到风声说祁家堡藏有一张宝图,就买通堡内下人,给全堡人的饮用水中下了他们自制的软筋散,闯入堡内打开杀戒,却没有得到宝图,当他们见到祁心语时,没有把他那三脚猫功夫放在眼里,也就大意的没有制住他的穴道,致使祁心语侥幸运起家传密功“正元神功”逃脱了他们的魔掌,这让他们懊悔不已,因此,在他们再次抓到祁心语时,第一时间就封住了他跟凌昊云的穴道,防止上次的事件再次发生。

第五十九章

祁心语看到他们把凌昊云按到地上时,就知道自己再怎么威吓都已于事无补,但是想到宝图早就被毁了,自己也不可能让他们去找肖一一去要,那样会给家里带来更大的灾难,只能咬着牙,放下身段,哀求着眼前的六个恶魔说:“求求你们放了他,你们想怎么对我都可以,不要动他。”

六魔见他低声下气的恳求着,更加猖狂起来,乌金狞笑着说道:“呵呵!想不到一向自命清高的祁家小公子也有低头求人的时候,那好,兄弟们,把那个小子先绑回去,祁家小子,只要你伺候的爷几个舒服了,大爷我可以考虑考虑你刚才的请求。”说完,让其余五魔松开了压着祁心语的手,自己在墙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着祁心语自动上前。

祁心语见他们不再为难凌昊云,稍稍松了口气,却也明白,自己今天难逃被□的下场。从地上爬了起来,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乌金面前,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身后等得不耐烦的乌铜,一脚踹向祁心语的小腿,嘴里□着说:“怎么?不知道怎么伺候人?爷教教你,先把我们老大的裤子解开,用你那张小嘴,把他的宝贝给伺候舒服了,说不定,我们老大一高兴,能放了你们呢,哈哈!”听他这么说,几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六双色迷迷的眼睛在祁心语的身上流连着。

(7 / 10)
这些男人都太懒

这些男人都太懒

作者:疯一样的女人 类型:耽美古言 完结: 是

【简介】 肖一一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勤快的帅气老公, 天天把自己当皇后一样伺候着,什么事都不用自己操心,什么活都不用自己干, 然后还得出去给自己赚钱花,花多了还不能心疼, 自己逛街还得跟着给提东西,不能有一句怨言, 自己每天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悠哉日子。 哈哈,老天有眼啊,我肖一一也有这一天啊, 不知道是不是本小姐哪辈子烧的高香,老天竟然让我穿越了, 别看在现代找不到我要的那种完美男人,到了古代一定能够让我如愿以偿。 想想穿越小说里的那些男主,英俊帅气,温柔体贴,对女主是百依百顺,哦吼吼,想一想就让人浑身舒坦。 累死老娘了,穿越小说害死人呐,是谁说古代男人对心爱的女人百依百顺的? 看看我遇到的这几只,这还是男人吗?一个个跟没有骨头的万年树懒精似的,我做饭,他们吃,我洗衣服,他们穿,呜呜...... 竟然还要我出去赚钱给他们花,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青梅竹马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一一,樊无双 ┃ 配角:孟星月,祁心语,凌昊云 ┃ 其它:灵魂转换,一女N男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